談古論今

談古論今 第一輯之十二 【放下】

2018.11.12更新

【放下】

 

 

    曾比喻過這種觀點給商場朋友,人生最大賭局不是玩大家樂六合彩,而是賭兩山之間,贏者住陽明山別墅,輸者住龜山監獄;在票據法未修改前,經商失敗支票一遭拒絕往來戶宣告,判決徒刑後,就注定關進監獄吃牢飯。而社會上那兩種事業最熱門又好經營,一則法院,再者大醫院,法院生意既權威又毫無競爭對手,每年所收民事裁判費及保釋金利息,實在數目驚人!醫院就像市集,愈蓋愈大仍一床難求,無怪乎生病非但得看時機,還得有關係。人似乎天生就背了一個慾望之神所操縱的大吸盤,什麼都想得,若非為了貪求不願意放下,也從未聽過誰被法院無緣無故、硬拉進去判刑或繳裁判費;再者,要非凡事都搶著罣礙,瞋心每天伴著日子過,心累自然招並磨,若非如此,人、事、物看得破,自然一切都無恙,醫院大小又甘卿何事呢?

 

    人因生貪念,眼目所及就想擁有,但可曾想過眼睛事做麼用的?眼睛不是望著外面事務而迷惑自己,眼睛要常照鏡子,觀看是否清澈或歪邪,眼神是否像鷹眼,眺望深遠而又鉅細靡遺。而長耳朵也非用來聽小道消息的,天生耳孔既然不外凸而是往內鑽,就是勸人多往內聽,聽聽內在的心聲,與對外事務的觀念見解,再探探心房跳出來的慾望波段是否正常。鼻子的嗅覺,不是聞哪些地方有山珍海味、或美食佳餚,而是要嗅嗅自己身上有否銅臭味?聞不出清爽氣質之味,而只沾滿銅臭味,那就得好好的洗滌一番!再者舌頭也不是來舔酸、甜、苦、辣,而是舔人生苦盡甘來的結果滋味。

 

    人類思想應負責將見聞中,非份的意念做成放下,例如:感覺餓應非來自於晃動的筷子,而是大腦傳出饑餓的訊息,再進而尋找食物,透過肢體與口配合的動作,以滿足食慾,此時軀體是被動地來執行慾望的滿足,真正的主宰者,就是大腦的意念,由於思想是一種自由,更無法規範準繩,所以各人頭上一片天,有晴空萬里,也可烏雲蔽或雷電交加,甚而落日狂沙,所有天候的景象,完全操縱在人類思想意念放下與否之間。凡事能多給人一點,就是減輕自己的負擔,放下並非放棄,事放下對生命中眾人所共同追逐慾望,但並不放棄腳色賦予的責任擔當,人云:「事要深深悟,慾要輕輕放」,世間真理亙古不變,唯一善變是人類所呈現「抓怕死,放怕飛」割捨不得情懷作祟下,漸漸遠離真理的悲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