談古論今

談古論今 第二輯之十七 【留七分正經以度生 藏三分癡呆以防老】

2019.05.13更新

【留七分正經以度生  藏三分癡呆以防老】

 

 

 

        爲了生存,必須在食衣住行育樂中得到應有的物質,古時候在市集中以物易物、或簡單交易就可以滿足所需,如今必須金錢來換取。金錢的所得必然從我們工作當中點點滴滴的累積起來。「留七分正經以度生」七分的正經用在對事情的看法,在職業的角色扮演中以七分的精明態度與人相處,而不是十分正經、有板有眼、計較應有所得。要達到這樣的意境,最根本的是以很執著的心對自己的工作產生興趣,必須全力以赴盡忠職守,是成或敗,都無怨無悔。金錢財物自會順其自然地屬於應有的人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但是多數人總是尋尋覓覓地找不到認爲理想的工作,所以跳槽風氣很盛。台灣有句俚語:「吃一行怨一行,吃一途怨一途。」吃這碗飯時就說這碗飯不好,吃那碗飯時又認爲這碗飯比較好。挑來選取,自嘆天地之大竟無容身之處。在此就以「無怨」兩字來詮釋一些行業的情況,希望朋友們能從另一個角度來認同自己,發覺原來自己還是蠻幸福的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貴爲一國之君的總統是許多人稱羨的權位,可以手控大權,享受榮華尊貴。他所控之權攸關百姓福祉,任何一個政策失當都可能會對百姓産生荼毒,任何一個指令錯誤,都會造成生活的不便,牽一髮動全局,何況是在民主主義高漲的今天,老百姓是總統的頭家,若沒有相當的睿智、執著、與毅力,是難扛重責大任的,其中含蓋的問題已不是個人的榮辱而已,國家前途大計、百姓民生問題,全都是壓力,何況從早到晚排滿了行程,每一分秒都在被控制中過日子,當上領導人就已經沒有個人的存在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而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政府官員們,剛開始必須從基層爬起,上級交予的任務、或下達的命令,無一不是戰戰競競、小心謹慎地按時完成,才有優良的考績,以此爲憑據慢慢地爬升。一輩子公務員的生涯,不敢冒然伸張自我的理念,不敢跳脫出來嚐試,去實踐曾有的夢想,怕自己是個門外漢,承擔不起太大的輸贏,只好緊握著工作。爲了生存,除了當官,已經沒有什麼可以當了,這就是爲官者苦楚的地方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至於民意代表選舉更是件不容易的事,平時就必須耕耘地方人脈與樁腳。報上曾載南部有位立委,在選區內只要有喪禮,從禮堂外老遠處就跪爬進靈堂前,哭得有模有樣,爲了選票,這是非常特殊的技倆。另外,任何一個人的請託都不能拒絕,萬一處理不好,台灣俚語說得好:「人嘴最毒!」隨便一個流言,就可以讓你嚐嚐滑鐵廬的滋味了。別看質詢官員的時候,咄咄逼人,威風凜凜的樣子,背後所下的功夫,不是三兩天可以做成的,像人際關係的經營、質詢內容資料的找尋、整理和消化,都是要花時間與心思來達成,甚至競選期間須投下的人力、物力,與財力,更是爲求得職位前所必須付出的代價,得失間的壓力亦非我們這些悠遊清閒者所能想像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縣市長是一個縣市的地方官,其產生過程之繁雜,所耗資源之龐大,與民意代表的選舉,實有過之而無不及。爲求連任,或更好的仕途,大小事都得躬親必臨,否則,動輒得咎,一個政策處理不當,成爲日後選民的詬病。但是,爲官者是人又不是神,而天下又無完美之人。難道每件事情處理都一定那麼漂亮、乾淨、磊落嗎?除非能釋懷,或行事光明正直、心胸坦蕩,要不乾脆厚顏無恥,一切不在意,否則政務是非之多,總令人早生白髮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在專門職業比較中,先來談談醫師,外科醫生是比較高級的技術工人,一樣拿著鋸子,開刀用的手術刀,他所做的工作和其他技術工人沒有兩樣,只是對象是人而已。一個外科手術的「師」和一位庖丁解牛的「師父」,所處理的都是生物,工作環境都是血淋淋。不過醫生收入高一點,緣自於因爲所救是人工作自然神聖。對於屠夫,換個角度想,也是在滿足人類的口腹之慾,提供人類生存的一種物質。至精神科醫師,每天遇到一些精神異常的病人,要替他們分憂解勞;婦産科醫師可能連續接生幾個小孩,連吃飯或休息的時間都沒有。總之,沒有一項工作是輕鬆的,職業包裝可以很美,但實質瞭解工作內容後,才知道他們是多麼的辛苦。所以現在你會覺得自己的工作也不算太壞,有一定的社會功能與價值,用微笑來接受它吧!

 

 

        律師也是極專業的工作,律師當久了,內心多少都有些掙扎抉擇。明明知道這案件當事人有所錯誤,礙於已受人委任,只好盡可能的減輕他的徒刑,此時已不是爲了伸張正義公理,可能盡鑽法律漏洞。但在減輕當事人徒刑的同時,是不是能夠得到被害人的原諒,這是職業良知道德標準。本身從事訴訟行爲久的人,看事情比較容易挑剔別人的毛病,同時衍生攻擊傾向,有了攻擊心理,處理事情是否客觀,則有待商榷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專業技術人員若不繼續從事研究發展的創新工作,當所做的事已公式化,結論也就「無老死盡」了不管這技術如何,就從頭做到尾,從年輕做到老,別無選擇,只能靠它謀生,因爲已經幹這一行。像早期開模的模具師,除非以後塑膠不可以用,否則,一個模子用到底,就像他的人生一樣,跳脫不出既定的框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當老板一樣不輕鬆,與員工的關係更要小心處理,面面俱到。大家認爲當老闆眞好,可以坐擁較高的利潤,賺很多錢,但是他背負了要養很多人的責任。今天老闆經營方寸得體,每個員工都很尊重他,年終尾牙時,都高喊萬歲;如果那天事業垮了,過去受他照顧的員工,反目成仇的很多,員工一旦翻臉,自救會也來了,落井下石,苦不堪言,眞是人性鄙陋的一面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社會上職業比例較高的計程車司機,工作時間自由,可以選擇白天或晚上來做生意,但是仍然可以聽到司機朋友們的抱怨:「日也拼晚也拼,賺得就是固定這一些而已!」小錢是不容易致富,想要買房子或做其他的投資,都不能隨心所欲。還好,因爲沒有貪想額外的收入,所以股市崩盤,還能高枕無憂,否則連吃飯的本錢車子都有可能當掉賠光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以上的舉例是希望對自己的工作「無怨」,世俗事都很均衡,工作選擇無所謂貴賤性,只有角色的扮演性,用「留七分正經以度生」,與「無怨」來鼓勵大家用毅力達成所定的目標。沒有一項工作是最有希望的,也無所謂前程似錦,唯有掌握工作的人,才有希望,才是有前途。當意志消沈、抱怨連連的時候,何不靜下心換個角度來想,別人沒有你這麼空閒、沒有你這麼自由,還可以朝九晚五,在家扮演父親的角色,享受親情之樂,準時回家吃飯睡覺,肩膀不挑那麼重的負擔,自然覺得還蠻幸福的!目前經濟不景氣,當老板晚上十二點才下班的人很多,政局不穩定,開會開到半夜的亦大有人在。工作就是來自於沒有那麼大的壓力,才能如此輕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「藏三分癡呆以防老」就是大智若愚、內在裝傻,大多數人愛「裝巧」,但是眞正聰明的人是「裝傻」,很多事情心明肚白,卻把自己隱藏在另一個角色的扮演,不語無遮攔與逞口舌之快、不造口業、妄言妄語,懂留口德,唇齒之間吐出的字眼既善又美。而且還「心盲」,慾望不會如狼如虎,不想一次」要咬多大口才有安全感,永遠將內在心性維持在「戒定慧」,非常的平穩扮演自己無慾則剛的角色。另外也裝「耳聾」,不聽別人議論什麼,只聽自己心裏糾正的聲音,既使再大的誘惑,皆不爲所動。再來是「眼瞎」,看不到別人的缺點,只憂慮自己的缺失,會利用自己的優點來彌補缺點。這些都是「裝傻」人的特質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在社會上有這方修持和見解的人多嗎?我相信大多數人都向外延伸,都是用「十分正經以度生」,那十分出去就要競爭,非但沒有退路還得兵戎相見。在爭得你死我活,身心俱疲的心情下,又開始哀嘆人生沒有什麼意義或樂趣了。所以人「拙夫」不要緊,笨的人比較不容易犯錯,人云:「拙能避過、也能避禍」,能夠退一步就可以避開這個禍事,如果硬要闖在前頭,很多事就衝著來。又「緩則避毀」,有些人對自己很有自信、衝勁十足,勇往直前,不懂得緩一緩,結果因爲你的急性子,欲速則不達,非但事倍功半,甚至做出後悔的事情。所以,將自己笨三分,不要太聰明、太自信,遺憾的事自然就可以減少了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做事不外乎這兩個角度的捏拿,過去抗日戰爭,或與中共對峙之時,有「三分政治、七分軍事」或「七分政治、三分軍事」的策略,這三七分,就是在求取平衡,讓人進退有據,不致於懸空沒有立足點否則事情就不能夠圓滿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大家希望有生之年可以很長壽,看起來不老又年輕。要青春永駐不難,「放下無事輕」,裝傻也會年輕,因爲心胸寬大,很多事情都看得開,不與人計較或發生利害爭執,又願意佈施,不會把自己關在象牙塔內,喜歡主動關懷他人,幫助弱勢族群,即使生命中有一時的挫折,依然快樂自信去面對解決它。待人處世謙卑有禮,自然會有福氣的相貌。這也代表一個人修持到某種程度,相由心生。相反的,有些人天生的「夭壽相」,帶雙刀出世,言詞挑剔、得理不饒人,面相尖酸苛薄,這是前世所做的罪惡還沒有消除所留存的業障。

 

 

        「留七分正經以度生,藏三分癡呆以防老」是很有意境的,眞正聰明的人在人生處理事務上會有三、七分的捏拿,把所有正經的事當成無怨,就是「留七分正經以度生」,而把「藏三分癡呆以防老」看成人生的內歛,兩者相加,就有十分,那麼想把人當得多麼有意境和氣質,亦非難事。你想將自己當成三分癡呆呢?還是十分精明呢?選擇正確的話,會過得很平衡,世上沒有什麼好計較的事,自然能順心如意,因爲你了悟了生命的可貴來自於「無怨」與「裝癡」。